孙云玲艺术欣赏-青瓷之魅-建筑新观察

孙云玲艺术欣赏|青瓷之魅-建筑新观察

孙云玲

青瓷是世界上最早的瓷器,其“雨过天青”的釉色和“静穆庄重”的造型,集中体现了中国人的文化精神和审美情趣。
中国文化,博大精深,而青瓷承载了中国文化的精髓。静穆静美的青瓷,不只是一项单纯的工艺品,更不是一种无生命的摆设。即便是一片青瓷碎片,也在默默诉说这中华文明的厚重和灿烂。古人这样赞美青瓷:“佐读有养气之功,对谈有化戾之祥。蕉窗昼永,却暑何难;荷室香凝,祛寒不觉。展玩而矜平躁息,终全忠鲠之操;待坐二心和气舒,不失雍容之量。”欣赏青瓷仿佛在研读一本中国哲学书,读时心平气和,读罢神清气爽。”
青瓷合乎天道,对应于阴阳,生成于五行。土之料,木之助,火之艺,水之纯,金之值,五大元素之综合便成了青瓷。“诗风之纯”,“离骚之情”,“建安之骨”,“唐诗之秉”,宋词之意,便是青瓷的美学特征。她那种类似天然美玉的神韵成了中国人追求的审美精神的象征。
青瓷在某种意义上是中国文化的载体,她承载着中国的传统美学。“如蔚蓝落日之天,远山晚翠;湛碧平湖之水,浅草初春”;她“夺得千峰翠”,色本自然,有天地之大美;她“温润纯朴色形备”,不必有所俯丽;“雨过天晴云破处,梅子流酸泛青时”,她独立成景,又意味深远,情景交融;“洁经悬黎,光不浮而镜净,美同垂棘,色常润而冰清”,她无生命,但具有高远的人格象征。古人把青瓷与玉器相提并论。青瓷正是追求这种晶莹青翠、澄沏的美玉效果,化为祥瑞和美好的象征。青瓷也确为人类带来无比美好的享乐和实惠,至今仍服务于人类社会,经久不衰,难以替代。
现今,随着人们对传统文化的认知不断深入,带有含蓄和东方内敛气质的青瓷则愈加受到人们的推崇和喜爱。而在青瓷中,龙泉青瓷无疑是这种美的代表,有别于色彩图案对比较为强烈、直接的明清瓷器,青瓷所呈现的内在美,则强调了一种“秘而不宣”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内心感受。
不论是哥窑“胎薄如纸、釉厚如玉,紫口铁足”的古朴典雅,还是弟窑的“胎白质细,釉如翡翠。”的青翠欲滴。这种如冰似玉的美感无不令人心驰神往。宋朝是龙泉青瓷盛行之时,彼时道教中淡泊质朴、顺应自然的审美追求以及宋人对清幽隽永的文人气质的提倡,无不对龙泉青瓷的艺术美产生了深远影响。而宋人对釉色的反复执着,更是得以创造出“粉青”、“梅子青”这两种令后人惊叹的传世杰作。
青瓷中的这抹“青”让人如痴如醉,近似于绿,而又有着如玉的釉色,同“翠玉之色”一般,清静、委婉、恬淡、超脱、含而不露,是为“无为”之美,也是人与自然物我共融、天人合一的理想表达,恰恰契合了中国人自古以来一贯内敛的审美意趣和民族心理。









建筑新观察
▲长按二维码“识别”关注
简介:舞动生活,感受建筑之美!